凤凰彩票新闻

财富管理是我国金融领域的“最大风口”

2024-07-10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财富管理是我国金融领域的“最大风口”

  7月8日,2024贝壳财经年会“掘金全球财富管理新时代”主题论坛于深圳举办。会上,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发展与国资国企研究所执行所长余凌曲发表了题为“培育健康财富管理生态,赋能新质生产力发展”的主旨演讲。

  余凌曲表示,我国财富管理市场近年来蓬勃发展,财富管理行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最重要的是要培育健康的财富管理生态,推进行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新质生产力的发展。

  “财富管理是一整套以财富保全、财富增值、财富保障、财富传承等为目标的全方位、个性化的综合性解决方案,而资产管理往往是资产增值为目的的单目标的解决方案。”余凌曲进一步解释,资产管理以机构为核心,是资产管理机构发行和管理资产管理产品;而财富管理是以客户为中心,是把客户的财富打理好,用综合性资产配置的方式使家庭的财务状况更加优化。简单来说,资产管理是狭义的财富管理,而财富管理以资产为基础,是广义的资产管理。

  在余凌曲看来,财富管理不仅是一个行业,更是一个生态。这个行业的核心链条包括了资管机构、投资银行、财富服务机构。而这些机构在客户的财富和基础资产之间的转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关键性作用。

  “过去财富服务机构的作用往往被忽视,并把这类机构叫做销售渠道,或者叫代销,它的作用通常被弱化。”余凌曲认为,从实际业态来看,财富服务机构的业态非常广泛。

  从国际视角来看,财富管理行业应包括投资顾问、基金及其他产品销售、私人银行,也包括如今境内外正在大力发展的家族办公室、基金投顾业务等。余凌曲认为,这些业务的推进,将有助于财富管理市场从卖方思维、产品思维转向买方思维、以客户为中心的思维,并让行业得以更加健康地发展,让客户更加受惠于行业的发展。

  此外,余凌曲还指出,财富管理下游的支撑因素则包括了人才、市场、政策、制度等。如深交所的创业板,推动了更多优质的上市公司上市融资,为财富管理市场提供了非常强大的支撑。具体而言,筛选优秀企业上市不仅可为投资管理行业提供非常优秀的投资标的,它还推进形成了财富集聚的效应,为财富管理创造良好的氛围和环境。同时,现在的ETF、REITs等产品创新,也为财富管理提供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工具。

  从财富管理未来的发展趋势上看,余凌曲认为,财富管理是我国金融领域的“最大风口”,并有望成为金融强国建设的主力军。

  从需求上看,余凌曲表示,伴随着改革开放以及经济增速的提升,整个社会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根据瑞信和瑞银共同发布的《2023全球财富报告》数据,中国财富中位数从2000年的3155美元增长至2022年的30696美元,22年间增加了超8倍。未来,中国在财富规模方面有望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到2027年,预计中国家庭财富将达128万亿美元。

  从监管方面来说,2022年资管新规的发布成为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的重要转折点。

  “资管新规打造了资管领域统一的监管标准,有效终止了很多会产生风险的资金池业务、通道业务、非标乱投资等行业乱象。”余凌曲指出,资管新规还制定了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制度,从金融产品的宣传、信息披露、销售的适当性、投诉的处理等方面,全面建立了投资者保护机制,同时相关监管制度的建设也会让财富管理市场更加风清气正,让更多的机构做到守正创新。

  此外,余凌曲还认为,科技赋能对于财富管理数字化转型十分重要。当前,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全球领先,不少金融机构都在发展智能投顾业务。与此同时,不少头部的银行、第三方财富公司亦在对客户进行精准画像,提供综合性的理财方案,提供差异化服务,提升客户的满意度和获得感。

  展望未来,余凌曲指出,下一步,财富管理行业将面临发展模式转型问题,以更好地满足经济社会发展。而未来转型升级方向,在于优化居民财富与新质生产力的对接方式。

  “过去我国的金融要素配置资产主要在传统领域,如把居民、社会财富配置到房地产、传统产业以及各地政府正在推进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而进入新的发展时期,财富管理行业的责任更多是要把居民和社会的财富配置到新质生产领域。”余凌曲进一步指出,将资源配置到新质生产力,本身可以降低整个行业和经济金融的风险,行业发展能够行稳致远。

  在他看来,财富管理的作用是双向的。一方面,是要通过服务和工具的创新,引导居民和社会财富持续推动新兴产业的发展、传统产业的转型以及未来产业的布局。另一方面,财富管理行业最终是要让家庭的财富得到增长,让家庭的财务状况得到优化,而新质生产力是提供资产稳健增值、财富有序传承的最佳领域。

  余凌曲进一步指出,财富管理市场和行业需要特别关注三个转型方向。其一是创新产品和服务,引导社会财富成为长期资本、创新资本和耐心资本。其二是要发展科技金融,做好科技金融这篇“大文章”,促进生产要素流向科技创新等更高更具有生产力的领域。其三是财富管理要践行社会责任,重点要服务居民养老、共同富裕、可持续发展等国家战略性需求,推动行业行稳致远,实现长足的发展。

  此外,余凌曲建议,大湾区发展财富管理应该着眼于满足国民财富保值增值的需求,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把财富管理提高到经济发展的战略层面,作为大湾区建设国际金融枢纽的重要内容来加强规划和顶层设计,通过打造国际一流财富管理中心,增强大湾区金融业的辐射力和影响力。(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姜樊)

搜索